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投稿 | 反馈留言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稿件 > 文章

自备稿件:《为了忘却的纪念》

时间:2022-05-23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《为了忘却的纪念》(节选)
作者:鲁迅
我早已想写一点文字,来纪念几个青年的作家。这并非为了别的,只因为两年以来,悲愤总时时袭击我的心,至今没有停止,我很想借此算是竦身一摇,将悲哀摆脱,给自己轻松一下,照直说,就是我倒要将他们忘却了。
两年前的此时,即一九三一年的二月七日夜或八日晨,是我们的五个青年作家同时遇害的时候。当时上海的报章都不敢载这件事,也许是不愿,或不屑载这件事,只在《文艺新闻》上有一点隐约其辞的文章。
可是在中国,那时是确无写处的,禁锢得比罐头还严密。我记得柔石在年底曾回故乡,住了好些时,到上海后很受朋友的责备。他悲愤的对我说,他的母亲双眼已经失明了,要他多住几天,他怎么能够就走呢?我知道这失明的母亲的眷眷的心,柔石的拳拳的心。当《北斗》创刊时,我就想写一点关于柔石的文章,然而不能够,只得选了一幅珂勒惠支夫人的木刻,名曰《牺牲》,是一个母亲悲哀地献出她的儿子去的,算是只有我一个人心里知道的柔石的记念。
同时被难的四个青年文学家之中,李伟森我没有会见过,胡也频在上海也只见过一次面,谈了几句天。较熟的要算白莽,即殷夫了,他曾经和我通过信,投过稿,但现在寻起来,一无所得,想必是十七那夜统统烧掉了,那时我还没有知道被捕的也有白莽。
然而那本《彼得斐诗集》却在的,翻了一遍,也没有什么,只在一首格言的旁边,有钢笔写的四行译文道:“生命诚宝贵,爱情价更高;若为自由故,二者皆可抛!”
前年的今日,我避在客栈里,他们却是走向刑场了;去年的今日,我在炮声中逃到英租界,他们则早已埋在不知那里的地下了;今年的今日,我才坐在旧寓里,人们都睡觉了,连我的女人和孩子。
我又沉重的感到我失掉了很好的朋友,中国失掉了很好的青年,我在悲愤中沉静下去了,不料积习又从沉静中抬起头来,我写下了以上那些字。

是的,是的,决不能忘却的纪念,不能忘却,不能....不能啊.....


有问题可随时联系小编哦~
微信与电话同步:15247495489

☻ 
本文内容来源网络

仅供交流学习,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




上一篇:自备稿件:《和陌生人交流》

下一篇:自备稿件:《残缺的馒头》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
蒙ICP备17004529号-1  |   QQ:254676043  |  地址:内蒙古  |  电话:18347144391  |  
Copyright © 2022 内蒙古播音主持网 版权所有,授权www.nmgbyzc.cn/使用 Powered by NMGBYZC.CN